当前位置:498tv国产精品 > 精品系列 > 正文

有什么孤独的故事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1-10-30 13:47|点击数:未知
我一直都很孤独。 喜欢孤独,甚至享受孤独,似乎从我15岁就开始了。 那时,我离开家,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我没有亲戚,也不想交朋友。学校环境非常糟糕。七八十个人挤在一个闷热的房子里,我坐了十三四个小时。除了学习,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,我不知道天空的颜色空,我看不到盛开的花朵,我无法想象外面的世界。对我来说,活着只是苍白和绝望。 家人认为换个环境有助于我的成长,所以不遗余力地为我选择了一所相对满意的学校。 但是,我还是无法接受每天宿舍里嘈杂的环境,讨厌班里的街舞打斗。刚来的时候,本来有几个朋友。可能他们以为我是转学生,很可怜,也可能我们是挨着坐的。 但是渐渐地,他们疏远了我,因为我不适应。 就像蝴蝶效应一样,以前的朋友疏远了我,但在一些害怕世界混乱的反派心中,他们变成了一个悲惨的人。他们到处宣传,让大家对我敬而远之。 老师邀请了我的父母,希望我能换班换宿舍。 我的家人不相信这个可笑的老师,而是通过强大的人脉联系到了我的校长。 一顿饭,我的问题,在大人眼里,就解决了。 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:校长骂我老师,学校给我安排了单人宿舍。 我的人生从此当然不会平静,否则我也不会写这篇短文。 我的单身宿舍经常被不速之客光顾。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名字,只知道我们叫他们小偷、蟑螂和老鼠。 我每个月的生活费会被小偷拿走,零食会被老鼠给我尝。蟑螂很好,只在我的书里游荡。他什么都不拿,所以我很感激他。 为了让他们不打扰我的生活,我家在家属院给我租了一套房,但是他们在北京,所以不能和我住在一起,所以只能让我和班上另一个女生合住,她叫y。 在一个三居室的房子里,我只能住最小的一间,但租金是平分的。为了我的安全,我不能使用厨房。我不能一个人洗衣服。每天都看到Y家准备的丰盛饭菜。我妈妈每天晚上给她上课,我开始想念我的家人。因此,有一段时间,我会早上六点去上课,晚上十一点回到我不太喜欢的房子。 我背着家人租了一个离学校很远的小房子,买了一辆小自行车,每天花很多时间骑车上学。 也许,我的想象太简单了,自由是有代价的。 我每天早上5点就得起床,从107国道开始骑车上学,那里到处都是卡车。好几次,卡车从我身边经过,我以为我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了!在路上,我会路过坟墓。起初,我很害怕。渐渐地,这成了一种习惯。每当我经过坟墓时,我就会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,我是否会迟到,好像它们就像标志一样。 后来,我开始逃课。 事实上,我不喜欢逃课。这个坏习惯是从高中开始的。小时候,父母和姐姐都是一丝不苟的人。我的家人不允许我做任何违反学校规章制度的事情。即使生病了,我也会吃药,坚持送我上学。 然而,上高中是很不一样的。 一开始,我害怕每天的课堂练习,害怕体育课。其他人都是小团体,只有我一个人在操场上跑步。正如我所说,我讨厌别人的笑声和打闹声,这可能是因为我没有拥有它。 我因为各种原因开始逃避去操场:阿姨来了,脚扭伤了,皮肤过敏...后来因为走读,我干脆晚一点去上学,甚至一上午都没去,只是因为课间操和体育课。 在无聊的早晨,我会骑着小自行车穿过小镇的街道和小巷,发现各种各样受欢迎的食物。当时中国900万高中生都在忙高考,我却成了中国最悠闲的高考学生。 我每天中午才上学,班主任早就对我死心了。这个老烟枪,四十多岁还是一个普通的语文老师,不会关注一个放弃自己的人。况且这个人总是给他带来一些麻烦。所以,有时候我们正面碰撞的时候,不打招呼,假装陌生人,这样就可以相安无事了。 学校保安以前对我挺不满意的,也没有学生这么晚才去上学,但自从看到我和在我家吃过饭的校长聊天,他们就开始对我笑。即使我下午去上学,其他同学也会很快下课,他们会关切地看着我,好像在看一个凯旋归来的战士。这个时候我只需要拿着一辆招摇的大车走进去,心情好的时候再和他们打招呼,他们就会觉得受宠若惊。 很多人都问过我,为什么不需要写的那么悲伤,为什么不提自己开心的事? 我想说,这样做的原因是我在写我的孤独。 高考越来越近,我当时的迷茫感越来越重。 未来未知,无人知晓。 很少有走读生坚持晚上学习,但我喜欢晚上在教室学习,因为当时的学校很安静。 半夜一个人回家,街上往往没有人空。学校附近也到处都是建筑工地。有几间简单的隔断房,里面住着衣着寒酸、通宵喝酒的工人。现在想想,有点吓人。 我还记得有一次,刚下完雨,地上积水的时候,我骑着车在路上慢慢行驶,但是我不小心,车轮打滑,摔倒在路上。我只觉得尾骨裂开了,剧痛袭来。我试着移动自己,希望不要躺在路中间,即使路上没有车空空。 正在这时,一辆白色的车来了,车主摇下玻璃问我这件事。 就在我要说话的时候,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开始劝车主少管闲事。 我的摔倒引起了这两个人的争吵。然后,车离开了我。从头到尾,我一句话也没说。 好在那一次只摔了一点皮外伤,很快就好了。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离高考还有一周的那个晚上。我可能对学习太着迷了,根本没有意识到天气的变化。 当我走出教学楼时,我突然发现外面正在下大雨。没有伞,我不知所措。 “一个理科班的帅哥突然出现,给了我一把伞,然后冒雨跑了。”这种桥段只能发生在言情故事里,“老师开车过来,送我回家,鼓励我好好学习。”这种剪辑只能出现在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短片中。 事实上,每个人都在跑来跑去,没有人会注意到你。晚上十一点,不可能打车。雨还在下,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我淋了一场大雨,正在回家的路上,浑身湿透了。寒冷侵蚀着我的皮肤,随着雨水进入我的骨骼。心里有一种孤独的绝望。 突然,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我选择了疯狂地奔跑,在大雨中奔跑,在狂奔中释放:让那些寒冷、压力、孤独和失落在奔跑中消失!然后,一个奇怪的画面出现了:午夜时分,一个虚弱的女孩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小镇上疯狂奔跑,嘴里喊着一些听不清楚的话...回到她住的地方是新的一天,因为已经过了十二点。 我已经忘了我回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狼狈,但我清楚地记得,我内心的快乐就像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安迪越狱时被释放一样。我们真的很像,也是大雨,也是长期的抑郁。 我很自豪。我有健康的身体。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发烧。 高考持续了两天,是以一个人去考场、考试、吃午饭、去考场、考试、吃饭的孤独模式进行的。 考完试,一个人回到自己待的地方,收拾好行李,上了开往北京的公交车,孤独地离开了。 我敢肯定,那个时候,我已经开始习惯孤独了。 习惯是最可怕的转变。它会让一个人心甘情愿地从一种状态改变到另一种状态,而完全不自知。一旦使用,就很难纠正。就像瘾君子一样,戒掉毒品比升天还难。 和很多人不一样的是,高考后我没有旅游,没有聚会,回到家也没有庆功宴,也没有亲朋好友的慰问。 在北京,我家每天上班,很忙。他们似乎习惯了我离家的生活,我也习惯了孤独。 很多朋友都不相信我现在这么活泼的时候有这么多悲伤的故事。 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,就像伤疤一样,在时间的作用下彻底愈合,留下淡淡的印记,这是一种无法改变的习惯。 很多事情的磨砺,在我的身上,折射着时间。 我接到学校教务处的电话,一个很重的电话,王兴的一位老师焦急地通知我,由于身份证号码的变化,我的学籍信息与高考信息不一致,这意味着我不能填写我的志愿。 这种不幸似乎是几十万分之一。 作为一个不幸的孩子,我当时的脑袋是空白色的,面临着一个连学校都解决不了的问题。18岁的时候,我没有哭,也没有给家人打电话。反而是我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沙发上,盯着天花板,对这个不公平的世界散发着无声的蔑视。 那天晚上,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。听完之后,他们并没有感到难过或焦虑,而是很快试图找到解决办法。 我真的很佩服他们的行为。我妈翻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给今天早上通知我详情的王先生回了电话。同时,我父亲一直和我的班主任保持联系,我姐姐也在网上搜索过类似的信息...就像一个快乐的老板,我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公关团队,工作很忙。 然而,我知道情况并不顺利。我的班主任听到我的遭遇后差点笑了。他对我有一种变态的仇恨。和我一样,整天不老老实实工作的人,是对他没考上大学最好的感恩。 我还有一个亲戚,是个滑头,有点势力。我妈希望他能帮忙去公安局给个证,对他来说容易。 结果,他果断拒绝了。以他多年的官场经验来看,走后门送礼是最简单的方式,而一级发证办正式手续是一种愚蠢的方式,不仅耽误时间,还很容易出错。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生活的社会是黑白颠倒的。 有时候,教书育人的老师并不总是希望学生有好的发展,也会陷入困境。为民当官的公仆不一定清正廉洁,也是投机取巧,唯利是图。 最后,我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。 第二天,我带着家人和学校记录等相关资料,坐长途汽车直奔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,向工作人员说明情况,更改了学校报名信息。 就这么简单,总共花了十分钟。 7月底,我毕业了。 我不想回到那个充满孤独回忆的学校,但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那里拿文凭。 那一天,和往常不一样:各种向日葵开遍了校园;夹道两旁的杨树挺拔挺立,微风吹过,树叶沙沙作响。刚刚下雨。空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香味,夹杂着泥土的味道。它和我来的时候一样微弱。我突然觉得学校很美。我以前从未仔细观察过它。 我遇到了我的同学,他们热情地迎接我,询问分数,自由地谈论我的理想。那一天,我遇到的所有人都对我微笑,包括那些给我带来苦难、说我闲话、冷落我、让我孤独的人。用一个自恋的比喻,就像西西里的玛丽娜,我被那么多人嘲笑,一个人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。不,是生存,但随着战争的结束和时间的流逝,大家都选择了遗忘。他们主动和可怜的玛丽娜谈笑风生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...我不如玛丽娜,也不迷恋我年轻的雷纳托。 我记得,那天,我带了相机,给很多同学拍照。有人单独拍照,两个人合影,最多的人拍了一张,是全班的合影。镜头里,我们都在微笑。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498tv国产精品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